评论:苏格兰独立公投日逼近 “想说分手不容易”

  随着苏格兰自力公投的日子愈来愈
近,焦虑的情绪在英国越加弥漫开来。英国辅弼卡梅伦日前坦言,本身对于苏格兰自力公投的看法比拟“情绪化”,也比拟“严重”,由于这件事实在“事关首要”。无非,卡梅伦又表示,相信苏格兰大众会解救
联合王国,不会投自力票。卡梅伦的“情绪化”和“严重”是不是多余?亦或他的自信过于盲目?这都要取决于苏格兰大众将做出怎么的历史选择。

  对于卡梅伦和整个英国来讲
,这无疑是一个艰巨
的时刻。正如英国自由主义杂志《经济学人》撰文指出,联合王国存在意义在于“统一”这一理念。不同历史背景的人和个体可以

呐喊和平共处,这类多元性能完善其文化,经济和政治制度。若是英国决裂了,受挫的将不仅仅是英国人的自尊,还将减弱英国作为一个国度在国际组织以及国际舞台上的发声和影响力,世界也将蒙受损失。苏格兰对英国意义如此重大,英国人固然
不能不屑一顾。

  而对于苏格兰人,这也是一个艰巨
的决定。

  从经济方面看,北海油田是推动自力的苏格兰国度党的主打牌。位于苏格兰海域的北海油田产量高、油质好,迄今已为英国当局创收1600亿英镑。苏格兰当局首席部长,苏格兰国度党领袖萨尔蒙德称,只需拿出油气资源的十分之一,大约10亿英镑,就可以树立一个像挪威那样的煤油基金,在一代人的时光里创造300亿英镑的主权财产,苏格兰将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度之一。但反对者认为,不应将苏格兰的未来寄托在会耗尽的资源上,并且随着油气资源开采日益艰巨
,苏格兰更需要得到整个英国国力的支持。更首要的是,如英国辅弼卡梅伦所说,英国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配合的货币、配合的税收、配合的划定规矩,使苏格兰与英国其他地区之间的货物、投资和职员流通没有障碍,苏格兰90%的金融服务业客户来自英格兰。别的,在货币问题上,如汇丰银行集团主席范智廉所言,若是选择自力并脱离英镑体系,苏格兰的金融系统或将陷入危险地步
,激发资本外逃,以至危及苏格兰的金融稳定。

  从公众服务领域看,苏格兰国度党去年公布的自力白皮书明白许诺,若是自力,将把苏格兰建成一个“更民主、更繁荣、更公平的社会”。在教育方面,白皮书许诺脱离英国树立一个全新的教育制度,旨在教育灭贫;在养老方面,白皮书许诺会按照高于英格兰的比率年度调解退休金,个人护理和长期顾问等服务免费;在社保方面,叫停保守党推出的强迫失业者返回劳工市场的“通用福利”办法,以及被挖苦为“寝室税”的削减住房福利办法。反对者则指出,要树立这类北欧式的福利制度,需要庞大的公众开支。但实际是,苏格兰目前的公众开支已经比英国其他地方每人平均高出1200英镑,若是离开英国,苏格兰2017、2018年度财政预算赤字将比英国整体高出2.2个百分点。要填补这一漏洞,苏格兰当局将不得不增税或减支。

  而从国际影响力方面看,作为自力国度,苏格兰将拥有更多自主权,也能在国际舞台收回本身的声音。但在欧盟成员国资格问题上,自力的苏格兰将遭遇挑战,英国是否同意暂且不论,同样面对决裂力量的西班牙想必也不会让苏格兰轻易过关。

  像一场豪赌,在结果发表之前,每个人都心悬一线,无论是英国人的“情绪化”和“严重”,还是苏格兰大众的矛盾与纠结,半个月后,都将尘埃落定。只是,对于掌握苏格兰与英国运气的苏格兰人来讲
,要说出“分手”生怕没那么容易。(文/王俊景)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acomelza.com